• 錢江晚報:旅居新西蘭26年后回國奮斗,這是一位藝術家的家國情懷

    【來源:  編輯:禇凌俊  時間:2021-02-21  瀏覽:

    2018年,為支援家鄉的教育事業,旅居新西蘭26年的藝術家晨曉回到家鄉諸暨,擔任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

    告別在新西蘭優越的生活和社會地位,以及大量喜愛他的西方粉絲們及收藏家們,奔向他魂魄所依的祖國,這就是藝術家的家國情懷。

    在諸暨暨陽學院,晨曉一周工作七天,晚上也不休息,一日三餐吃在學院食堂,住在學院里的招待所,大部分時間他都在教室改裝的工作室內忙得不亦樂乎。有時他也會想起在新西蘭自己親手設計的“家”,那承載了他許多的藝術期許的所在。

    晨曉在新西蘭自己所設計和建造的“小家”,位于離開奧克蘭市中心10分鐘車程的北岸一級自然保護區旁,微微傾斜的坡地,延緩著伸向大海,隔著海灣是奧克蘭整個城市景觀。

    在這4000多平方米的住宅用地上,晨曉采用是當代構成主義風格,用大面積玻璃,石材,鋁合金為建筑材料,建造了"晨曉和大自然同呼吸"為主題的建筑物。

    這幾何型體近似帆船一樣的設計,以微妙的漸變處理手法,半隱半現在自然之中而又緊貼大海。背海面用石塊建成的山墻,吻合了自然和建筑結合的原則,同時加強了進口處的裝飾味和隱私要求。而在面向大海的一面則是三層全玻璃透明建筑物,希望和大自然共呼吸。

    最有趣的是建在半坡上的住宅兩側巧妙地和自然交織在一起,該幾何型帶有帆和桅桿設計半隱半現在大海和森林之中,猶如在大海中航行,覺得自然形體在后退,大船在波浪中前進,晨曉成功地將其作品和自然有機的結合起來。

    依坡而建的住宅,以原始石材大墻作為依托,南、北、東三面、采用全幅落地幕墻玻璃,組合在這個600平方米住宅中,面對海灣寬闊的視角,從室內每個角度享受著大自然美景和奧克蘭城市夜景。

    沿著石板路的進口,高達3.6米當代設計全銅大門迎面而來,通透的玻璃廳堂及廊柱,巧奪視角的之字型樓梯,用整塊大理石打磨的樓梯踏步環繞著超長羊毛地毯,近似組合式的裝置藝術,軟的和硬的對比,實的和透的結合,通透靈空盡收眼底,結合了東方繪畫“疏可跑馬,密不透風”審美趣味。

    住宅的小客廳圍繞著三面落地玻璃幕墻,冬天享受著溫暖的陽光,夏天在光照過熱的情況下,打開三個方向移動玻璃門,讓海風吹佛到每個角落,造成空氣對流,形成柔和的穿堂風,造就永遠春天感覺。

    晨曉所設計的西北面采用大面積石墻,阻擋著強烈的日光以避免光線大量入侵導致室內溫度過高,白天吸收日照及熱量,晚上則慢慢散發出熱量以保持其室內溫度而達到節能要求,當然也保留著細長的小窗子增加其裝飾效果同時又保持室內空氣流通。

    東方民族的飲食文化,也是在住宅的廚房餐廳設計上發揮得淋漓盡至。在50平方米的外挑式空間里,三個方向落地幕墻玻璃都可觀賞大自然的美景。東方人的廚房油煙味很重,需要封閉式的設計,而西方人的廚房又希望和客廳在一起的敞開式的設計。對此晨曉在廚房左右兩邊設計了超尺寸的內藏式推拉玻璃門,形成了既透明敞開又可封閉的組合,使東西方文化得到了巧妙的結合。

    東西通透的設計,空間流暢貫通,不同的空間通過它們各自的形狀,墻體,廊柱,門廳,玄觀,臺階的安排均能獲得視覺上的戲劇性效果。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巧妙分離,各人生活不受干擾,使得自然光從不同方向傾瀉而入,而室外景色也一覽無遺。

    超大的客廳設計是該住宅的心臟部位,挑高的天花板,打開正面和左側巨大的移門玻璃,覺得時空的錯位,迷人的大陽臺,把大自然迎入到大廳,你猶如到了海色天空之中,占整個墻面上的巨幅《海灣中的色彩》油畫,正如晨曉給的命名“情景對照”。

    當夜幕徐徐落下,全幅墻面所主宰的巨大壁爐,爐火正紅,燭光閃閃,廳里頓時充盈溫暖柔和的光芒,配合美妙的音樂加紅酒,海灣對面整個城市光影,隨著海浪時隱時現,恍惚時光在倒流,真是如醉如癡。

    樓梯是建筑中優雅部件,三組樓梯各都體現出異曲同工之妙,前面的主樓梯,近似組合式的裝置藝術,中部樓梯更象一部伸向大海的潛水梯,這個極具個性的樓梯間設計,一反通常建筑師都會出現樓梯設計的單調效果。左右兩邊的通透設計,正面加長全幅幕墻玻璃,使得樓梯間在視覺上具有了深度的變化,有著不同的平面和縱深的視角,大力擴張了空間和主題的關系。通過樓梯步入樓下的晨曉畫室,面對海灣,正好像步入大海夢境之中。第三組樓梯是大海、森林和建筑物之間的橋梁,吻合了天地合一的建筑思想。

    進入主人套房,好像進入懸在空中的玻璃房子,180度寬闊的海景,自然植被及奧克蘭城市景觀,盡收眼底,全幅落地玻璃,把自然引入室內,海光山色,躍入眼簾。

    面對大海的主衛浴,巨大的玻璃幕墻,白色的潔具,白色墻磚地磚和成了全幅海景畫的襯陪之作,更體現出"我中有你,你中無我"的奇妙境界。

    面對海灣的畫室,是藝術家產生靈感的精神之源。每天伴著陽光美景,聽著音樂,藝術家"畫思如涌",被激發出創作的欲望。

    室內的陳式和色彩反映了主人的藝術品味,暖灰色的“褪色”墻面,煙黑色地磚、門、家具,深咖啡色地板及地毯,白色為主調衛浴。作為一個藝術家,收藏了十幾位新西蘭最頂尖陶藝家的陶藝作品,同時自己大量色彩強烈的油畫作品,室內簡潔的色彩都是為了陪襯所有的藝術品,形成了"大的統一,小的對比"的藝術境界。

    如果說中國私家庭院常見于盆景式景觀的精雕細琢,那么晨曉的院落則是樸拙自然,物盡其用地充分利用于周邊的自然景觀,自然保護區內近百種參天大樹與奇花異草儼然變成了晨曉的天然花園。庭院五彩礫石之上拼接著幾何形狀的石板小路,蜿蜒曲徑地通向住宅的幽靜、私密之處。特別是護院式的20米長金魚池,碧波蕩漾延伸到遠處的海灣,更是使人叫絕。種種天然之趣絕非藝術家庭院的最大特色,不經意“散落”其間的當代雕塑和裝置藝術作品猶如神來之筆,才是整個院落景致畫龍點晴的絕妙之處。

    這就是藝術家晨曉的“小家”。

    正是這樣一位藝術家,毅然決定回歸祖國,在北京最高的藝術殿堂中國美術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畫展后,來到了老家浙江諸暨支援家鄉的教育事業。他覺得,把小家與大家聯系起來,把個人得失與家國情懷聯系起來,這樣的人生才更有價值。

    晨曉作品《北京水立方》炳烯111x121cm

    《上海印象 外白渡橋 》油畫 100x80cm

    《杭州奧體中心》油畫 100x120 cm

    《杭州城市陽臺》油畫 100x120 cm

    晨曉:新西蘭華裔藝術家,旅居新西蘭26年,2013年以個性鮮明的色彩、無可比性的語言、表現主義的特點、中國文人畫精神、極具意味的審美形式、并以獨特的原創性風格回歸中國,被譽為“中國色彩之父”、“中國好色彩”。

    晨曉出身于浙江名門世家,書香門第,母親為朱熹三十四代后,父親為明清著名畫家陳洪綬(陳老蓮)后人。1986年晨曉遠赴澳大利亞求學,1988年由澳大利亞移居新西蘭,研究生畢業于新西蘭奧克蘭大學視覺藝術學院。

    2013年,晨曉在深居新西蘭26年之后,回到祖國,并由國家主辦其在中國美術館、中國國家博物館、北京今日美術館個人畫展。

    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畫展時,作為新西蘭國家級的藝術家,新西蘭總理約翰·基帶領他的政府團隊親臨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出席畫展開幕式。

    2015年,作為一個公共藝術家和環保主義者,為了綠色中國這一理念,用大眾所接受的藝術語言,在中國各個城市購物中心舉辦了旋風式的巡回公益畫展,志在于喚起大眾環保意識和推動自然的保護。

    2018年,作為國家高端(A類)人才引進的唯一華裔藝術家,應邀于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以他個人名字命名)“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擔任院長之職。

    2020年,根據他公共藝術必須為大眾服務的理念,由他繪畫色彩而設計的衍生產品和文創藝術在上海、浙江、湖南、安徽等地區開始推出。

    2012年起,作為國賓連續9年被邀請出席北京人民大會堂國慶招待會,參加2015年抗日戰爭70周年勝利日天安門廣場閱兵式,以及2019年建國70周年國慶大典天安門廣場閱兵式。

    目前擔任十三屆全國政協海外特邀委員,全國兩會海外列席代表。

    暨陽頭條:http://share.jiyangtt.com/wap/thread/view-thread/tid/22573

    錢江晚報:https://www.thehour.cn/news/430240.html

     

     

    上一條:“智慧民政”助力一對一精準幫扶
    下一條: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智慧暨陽”數字賦能基層治理

    關閉

    Copyright @ 暨陽學院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5003512號-1

    中國浙江諸暨市浦陽路77號 郵編:311800

     

     

     

     

     

     

    好运快3